欢迎您进入艺术教育中心!

设为首页 - 加入我们 -

当前位置:首页  音乐艺术

首位将民族唱法和西洋美声集于一身的歌唱家 吴碧霞 “拿来”洋为中用

发布日期:2016-10-17 发布人:王小杰 浏览量:

2016-03-2800:33    作者: 张学军编辑:尹文武

lh1603396

吴碧霞和她的父母。

说到女高音吴碧霞,绝对堪称中国乐坛一朵艳丽的奇葩。她先后师从邹文琴、金铁霖、郭淑珍、玛丽安娜·马拉斯,卡门·巴思洛普等声乐教育家,她是中国首位将中国民族唱法和西洋美声唱法集于一身的歌唱家。

如今,吴碧霞也在中国音乐学院开始了教师生涯。吴碧霞个子不高,一张娃娃脸,说不说话脸上都带着笑。信报记者跟她畅聊的两个多小时,性情爽朗的她不时地发出朗朗的笑声。她说,她学习西洋声乐并不是想成为洋人,而是要“拿来”洋为中用。

lh1603394

1 ■全家戏痴

12岁一夜成名

“我出生在湖南常德,父亲是花鼓戏演员,母亲是位喜爱文艺的老师,他们是志趣相投的一对儿。那时候,他俩经常拿着歌本在家里演唱,我和姐姐就在一旁当观众。”吴碧霞说,自己是湖湘文化滋养下长大的,从小就看父亲演戏,可以说是到了如饥似渴的狂热,小小的她对舞台对艺术就非常的崇拜。“我觉得舞台很神圣,也经常想象着自己将来站在那上边儿的样子。”

3岁时,她坐在父亲腿上学的第一段花鼓戏。那时候,父亲并没有刻意地进行专业培养,教她唱戏只是大家娱乐的手段,夏天乘凉冬天烤火,大家就唱起来,也是这个小家庭传递爱的宝贵时间。“我对音乐的专注与投入是与生俱来的,经常是当音乐响起时我的灵魂就跟着音乐跑了。在音乐的情境里,我很难被打扰。这个时候,别人跟我聊天,我就跟不存在一样。”吴碧霞回忆,她小时候随时随地在唱歌,扫地也唱,走路也唱,一句话除了吃饭睡觉,其他时候几乎都在唱歌。吴碧霞说:“我觉得我们全家都有点为戏痴狂的氛围”。

12岁那年,常德电视台举办了一台纳凉晚会,在妈妈的“怂恿”下,吴碧霞参加了其中的比赛环节。小姑娘演唱了《一个美丽的传说》,以绝对优势夺得少儿组比赛第一名。比赛一经电视播出,吴碧霞在当地立刻成了家喻户晓的小童星。她说:“那一年,我体验到了一夜成名的感觉,在常德我走到哪儿都会被人认出来。”接着,她又参加了湖南省重阳杯电视歌手大奖赛,再度收获了少儿组金奖。自己能走上专业道路,都是因为父母的执着。那时候,母亲利用所有积攒下来的假期,和扣工资换来的时间,陪着自己走南闯北。

2 ■父亲患病

“遗书”激励着她

1990年,吴碧霞以专业和文化课第一的成绩考入中国音乐学院附中。可就在她等来了录取通知书,也等来了父亲罹患癌症的诊断书。由于积劳成疾,父亲得了声带癌,最后靠嗓子吃饭的他不得不做了声带切除手术。她还记得,父亲在医院给自己写了一封“遗书”,一再告诫自己不管发生多大事情也不要放弃学习,而且要各科成绩达到第一,同时要孝敬母亲。

在离开家乡来北京上学的火车上,她在日记本上写下了自己的理想,各项成绩均达到95分以上,三年成绩争取全优,保送上大学,能有机会上一次央视春晚。这几个理想后来都实现了。“在附中,我几乎没走过路,都是一路小跑,我总觉得时间不够用。对于其他同学来说,周末,出去玩儿看电影约会吃饭,而这个时候是我最辛苦的时候。我的想法就是,当爸爸倒下的时候,我所能为家里做的事情就是最好的成绩,以报喜不报忧的方式让父亲得到精神上的安慰。”让她开心的是,在自己和家人的支持鼓励下,父亲也逐渐走出了病魔的阴影,重新站立起来。

3 ■戏比天大

“吞蛾”几近失声

对于吴碧霞来说,父亲不但是艺术的启蒙者,也是人生导师,“戏比天大”这四个字是从小就被灌输到血液里的。吴碧霞回忆起当年的一件事情,那是1997年,她在海南参加中秋晚会,夜幕的聚光灯下满眼都是白色的飞蛾。吴碧霞说:“有两只蛾子飞到我的衣服里。我平时是个什么虫子都怕的人,但是为了保证演唱,我只好把它们夹死。最可怕是,当我演唱到《黄河泰山》高潮处,一只巨大的蛾子飞进了我的喉咙,作为职业演员我不能停下来,于是我本能地把它咽进去了,那一刻我瞬间感到脖子一下子粗了好多,但我还坚持又唱了一首半歌。”吴碧霞说,后来她才知道那只蛾子有毒,翅膀上那些有毒的粉末沾到了自己的声带上,这个“吞蛾”事件的后果是晚会之后她几近失声,两个月不但不能唱歌就连说话都困难。

4 ■中西合璧

绝不是玩儿票

在中国音乐学院附中,吴碧霞才知道在世界音乐大家庭里,除了中国民族音乐,还有交响乐还有西洋美声唱法。到大学,吴碧霞始终不断地研修着民族声乐的技法,但是也开始慢慢地演唱西洋歌剧。“这也是一种冒险,也有过担心万一西洋声乐没学成,把民族声乐也丢掉了。”在研究生一年级,吴碧霞用了半年的时间做了一个实验。她选修了两门反差极大的艺术门类——河北梆子和西洋声乐,她的标准是两位老师都给她最高分——优,而且两位老师都不知道她同时在学着对方的学科。

那段时间,她每天早起刷牙洗脸吃饭时,听河北梆子。早饭之后,开始用意大利语唱歌剧。“戏曲中讲究千斤念白四两唱,而在意大利歌剧中念字也非常重要。这半年,我把大量的功夫放在了意大利语的语言咬字上,效果非常显著。”半年下来,吴碧霞发现二者不但不冲突,甚至彼此相得益彰。

吴碧霞兼顾中西绝不是玩儿票,而是有着极高的要求,她在国内外的比赛中都是佼佼者,她拿过全国声乐比赛民族唱法一等奖,也拿过柴可夫斯基国际声乐比赛第二名。2003年,吴碧霞在京一周之内分别上演了两场音乐会,一场美声、一场民族。之后,在全国巡演中又开创了在一场音乐会中分为上半场美声下半场民族,即民族美声穿插演唱的演出形式,实现了“鱼和熊掌均可兼得”的神话,在音乐界掀起了“吴碧霞现象”。

这些年,吴碧霞将这种艺术尝试也放在了她的歌剧事业中,她曾主演过《小二黑结婚》《西施》和《贾尼斯基基》等风格完全不同的歌剧。尝到了中西合璧的甜头,如今身为中国音乐学院声乐教授以及研究生导师的吴碧霞也鼓励学生走自己这条路。


版权所有:河南省郑州市轻院艺术教育中心 技术支持:商都互联(郑州佳豪科技有限公司)